設為首頁  加入收藏 手機版

參政議政平臺 郵箱登陸

當前位置: 首頁>會刊擷英>精品文章

唯有時間更懂愛

發布時間:2020-10-27     來源:《申城民進》第298期

放大

縮小

  “十里南京路,一個步行街?!弊鳛樯虾H?,對于南京路真是太熟悉了,簡直可以說是“熟視無睹”。在此,且容我再復述一遍:南京路步行街,位于黃浦區境內,西起西藏中路,東至河南中路,全長1033米,建成于1999年9月20日。

  這個“1999”,真是個吉祥的好數字,因為就在這一年,我重返上海工作,完成了父母年輕時的上海夢!

  1963年,年輕的父母相遇在上海閔行,倆人在一次親朋好友的家庭聚會中無意相識,父親對漂亮文靜的母親一見鐘情,母親也是“羞答答的玫瑰靜悄悄地開”,心里有意口難開。

  那時父親是位年輕英武的現役軍人,根紅苗正,前途無量。母親則是知書達理的大家閨秀,眉清目秀,聽說因為外公是個大資本家,她的家庭成份不好,22歲的大姑娘了,卻待字閨中,無人敢問津。

  但是,年輕勇敢的父親選擇了愛情,他對母親一往情深,聽說還特別喜歡母親的兩根又黑又粗的大辮子(這都是在后來父母的笑談中知曉的),他不顧大伯、叔叔和親朋好友的反對,悄悄帶著母親去了南京路的始建于公元1864年的老牌亨達利鐘表店。

  在60年代的南京路上,倆人私定終身。父親用身上僅有的、在部隊幾年的省下的120元津貼買了一對上海牌全鋼機械手表,送給母親作為定情物,聊表愛慕之意;母親呢,則剪下心愛的長辮子,用柔軟的長絲巾包好,放在父親的軍用書包里,表示“青絲隨君行,橫也思來豎也思”。倆人在當時的南京路,從東走到外灘,又從西走到靜安寺,海誓山盟,依依惜別。

  回部隊后,一年左右,幾經周折,父親終于帶著母親去當地的民政部門領了結婚證,但他付出的代價就是父親因為娶了資本家的女兒,提職無望,反而提前從部隊轉業,去了核工業部的地質勘探隊,專門上山找鈾礦。老話說:“好女不嫁地質郎”,地質勘探隊員的辛苦與風險可想而知,但母親矢志不渝,忠于愛情。

  她帶著父親送的上海牌手表,鐵了心跟著他,爬山鉆洞,昔日上海大小姐吃盡了人世間的各種苦頭,還生了我們兄妹仨,含辛茹苦地培養成人。

  1999年,我因為工作調動,從江蘇的《揚子晚報》調到了上海工作站。60歲父親知道了,很是激動,一定要我有空去南京東路的亨達利鐘表店,給他再買一塊,因為以前的手表已經很舊很舊了。

  我想送塊更好些的手表給他,作為60歲的生日禮物,他執意不肯,非上海牌不要。我想這是父親的上海南京路情結吧?于是,在新開放的南京路步行街買了一對上海牌全鋼手表,還當場拍了很多照片給他們看,父母親當時激動得不得了,在江蘇老家金壇逢人就給看上海牌手表和南京路步行街的照片,口中還嘖嘖稱贊:“上海真是日新月異,南京路變化太大了,多漂亮的步行街呀!”

  2009年,我戀愛了,他是老上海人,中醫世家,他住在北京西路、黃河路“承興里”老石庫門里,離南京路步行街只有10分鐘的路。

  談戀愛時,他總邀請我去老石庫門玩,晚了,總喜歡帶著我去兜南京路步行街,上海人講“蕩馬路”,就是這種美妙的感覺:夜晚的南京路步行街,音樂聲輕揚,霓虹燈閃爍,我們十指相扣,愛意綿綿,我們從西藏中路步行街的頭出發,一直悠篤篤走到河南中路,順便再去外灘“情人墻”,然后,在從原路反方向“蕩馬路”回來。

  一路上,我和他講我父母年輕時在南京路的故事,他笑而不語。當經過南京路亨達利鐘表店時,他停了下來,拉我進店,然后,請服務員拿了一對貝殼色表面的浪琴機械表出來,這可是我最喜歡的顏色了。

  學醫的他給人的感覺是不茍言笑,那次他卻幽默地說:“在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,浪琴代表我的心。時不我待,我們訂婚吧?”然后,就輕輕地給我戴上了精致的浪琴手表,一片冰心,傾刻融化。

  唯有時間更懂愛,南京路步行街見證了父母和我們兩代人純真的愛情。

  2019年,我們的孩子10歲了,因為“承興里”老石庫門房子地段好,交通方便,我們當時的新房就在這,結婚后一直住在這,孩子也在附近上學,小孩子最喜歡兜南京路步行街,他最喜歡看霓虹燈彩,點亮璀璨星空,尤其喜歡坐那兒的托馬斯觀光小火車。

  親朋好友來上海玩,我們第一時間總是帶他們去南京路步行街玩,因為離家近,有看頭。

  始于1851年的南京路是上海開埠后最早建立的一條商業街。那有建于民國的永安百貨、先施大樓,現代的世紀廣場、世茂廣場,還有遠遠就能看見的上海中心和東方明珠,尤其是很多的上海老字號,比如老大房、邵萬生、蔡同德、沈大成、張小泉、朵云軒等,老字號的文創產品煥發新生,新品牌五彩斑斕,琳瑯滿目,令人目不暇接。漫步南京路步行街,昔日上海灘“十里洋場”的繁華,盡收眼底。

  唯有時間更懂愛。今年,恰逢新中國成立70周年,老父親今年也80歲了,因以前他從事的是找鈾礦的地質勘探工作,有很強的輻射,他患上了嚴重的職業病——心臟病,記憶力也遠不如從前,去年他已經被搶救過幾次。作為他三十歲時才生下的我,幾乎天天跟他通電話聊天,說到南京路步行街,說到南京路的亨達利鐘表店,他幾乎熱淚盈眶,好像一下子恢復了所有的記憶。

  老父親激動地說:“新中國70周歲,我也80歲了,有生之年,還想再來南京路步行街看看,去亨達利再買一對上海牌全鋼機械表……”

 ?。ň悠?,原名段聚萍,江蘇金壇人,民進會員、記者、作家。)

作者:居平     責任編輯:代俊
Copyright 1996 - 2020 www.hadsebod.buzz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中國民主促進會
免責聲明 | 聯系我們 | 網站地圖 | 主編信箱
京ICP備0502631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17823
悠洋棋牌手机版叫什么 (*^▽^*)MG亚特兰蒂斯女王_电子游戏 (^ω^)MG108好汉_电子游艺 20选5型彩票旋转矩阵 体彩江苏7位数走势图 甘肃快三昨天开奖结果 六合彩网址 (*^▽^*)MG北极探险_电子游戏 (★^O^★)MG足球狂欢节免费下载 香港四不像100准一肖中特 (★^O^★)MG三个朋友怎么玩容易爆分 北京快3开奖结果快 平特肖三中三多少倍 (^ω^)MG飞龙在天游戏 (★^O^★)MG洛基传奇_豪华版 河北快3走势一定牛 (^ω^)MG大丰收投注